是条无所事事的老咸鱼啦.喊我辞就好啊.

大梦将醒。

(全是瞎编就为了剧情跟历史没有一点关系不要揪我错谢谢)

外敌来犯,刘邦不顾众臣劝阻御驾亲征。韩信封护国将军,被迫留守都城。

军账外的火光隐约可见,守卫将士的影子拖的很长,从门帘缝隙钻进来。木头燃烧发出的爆裂声让刘邦睡不安稳,他眉头紧锁着翻了个身。

刘邦恍惚间好像听见有人叫他,回身便看见韩信散发站在那,只是那身影过于单薄,好像一阵风来就会消散。心脏猛然一缩,随即开口问询。

韩信,你怎么来了。

话刚出口他便察觉到自己有多可笑,抬手支住额头,回答了自己的问题。

......是我糊涂了,你怎么可能在这里.....那,现在该是我在做梦罢。

刘邦暗自心惊,自己对韩信已经迷恋到如此地步了?连梦中都。不过,他已被贬为淮阴侯,对自己的威胁自然也大大减小,因为放松警惕所以才能梦到他吗。绷紧的弓一旦松弛下来再要张满是会更难,这道理刘邦自是懂得的,因此宁愿御驾亲征也不愿再动用韩信。

呵...。

眼前模糊的韩信突然清晰了几分,甚至还泄出声轻笑。刘邦看不清眼前的人,更不知他因何而笑,心脏又是一缩,似乎在预示着什么。刘邦下意识伸出手想去触碰眼前人,却惊觉这人居然是跪着的。

韩信抬起头,眉眼是愈发清晰,他对着刘邦笑起来,刘邦却只看得见他嘴唇开合,全然听不见他在说什么。刘邦终于看见了他被几十根削尖的竹子穿透的身体,刚刚模糊不清的人形完全呈现在他眼前。

刘邦不自觉地模仿着口型,将韩信刚刚说的那句话轻声念出来。刘邦,我恨你。

刘邦从床上猛然坐起,抑制不住的吼声从他的口中溢出,帐外的士兵闻声冲进来,满脸惊恐的询问着他怎么样。刘邦从他们的眼中看见了倒映出来的,满头冷汗的自己。

幸好,只是一场梦。

刘邦御驾亲征,韩信被吕后以蓄谋谋反的名义残忍处死。